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9|回复: 19

【创作】西长安街这堵墙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3 09:27: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di 于 2013-6-23 18:42 编辑 $ I! F4 C0 X" R& D: E: h; R
3 W/ p  I5 l) K7 T
]
5 J& R+ _/ B0 g! f4 s! y# ^0 U) W- e1 x  y0 {3 y0 b" l' B2 ~! _
离开府右街的家十六年,离开西单的工作地点也已经五年了,现在我很少经过西长安街。不过每次经过那里,我都很注意新华门对面的那堵墙。那墙至少与我同龄,墙龄在六十年以上了。我常担心将它拆掉。西单一带扩宽了马路,开通了地铁,搭建了过街天桥,修建了“文化广场”,图书大厦,拆除了古老的大地西餐厅、长安剧院、首都影院,当然也早就拆除了那堵曾表达公民声音的简陋的墙。
1 O/ E$ {3 g+ n+ w. ?- }
% Z! H% g0 X% S, G老地方的地标似乎就剩了那堵墙。
5 m+ f5 ~7 m3 J$ m. I, ^
; i, J6 n5 _1 K- J  o, X2 x9 [( c小时候下晚自习乘10路公共汽车回家,从右侧车窗瞥见那华灯下树影斑驳的带菱形图案的墙,就知道“六部口”已过,到“石碑胡同”了,那墙不见了,便是宽阔的天安门广场,我下车的王府井站也就快到了。有一次我妈妈忽然胃不舒服,临时在石碑胡同下车,坐在胡同口一块椭圆的大石头上剧烈地呕吐,我至今也还记忆犹新。# }% ~4 N0 d) w! ?1 s
. q; v  B" q4 C% u7 O8 a
还记得1973年我探亲回北京,和重庆的姐姐姐夫一起经过西长安街,在那堵墙下举起照相机想以新华门为背景拍照,立即有个瘦高的便衣过来干涉,我执拗地打算偷偷按动快门,他一个凶狠的“你敢”吓得我退缩了。谁不懂敢和便衣警察较劲必定吃亏?
8 P. M: r' ]' g) `3 w: N! C% i, k: t4 `% }& R; S
我常惦记那堵墙,总感觉它也终会归于毁灭,所以想给它拍张照片。今天经过终于照了几张。墙涂了颜色,不过还是它,石碑胡同扩宽了许多,妈妈坐过的大石头早就不见了,可是胡同也还在。(完)' S! V: M- q! S- t

# F( D! C2 E# x# x+ M" t) C# m  |8 S3 W# N2 }6 d- q) w
* g$ [7 I7 {! Q% C5 x) U; I

( J1 R9 z1 O1 q* ]) S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点击这里:自己的图与文请来“自己的图与文”写作和贴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3 20:12:51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您的图片不能不说话。
: e6 o- w3 u- [) g: J/ d) `1 }6 j& u& \2 x$ a2 o
我去单位办事经常从这条路上过(中山公园)14路六部口下车。
: b" H3 x9 d* F! K2 ]
+ d4 Z. ^  I0 l9 ]8 M$ k. n我们单位有一个师傅住中国京剧团宿舍就在那个口现在拆迁了。那个路上走很舒服.干净挺棒的!
; @( `3 |% ~) D9 S& k$ |8 R
, o' S2 d# @3 P, z, c/ Q我们现在住的地界走路不但看前方.后边防不胜防稍不注意就被碰撞.我特怀念府右街那旮瘩的) q9 p8 y! ~! ?3 O
安静.文明.庄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3 22:17:14 |显示全部楼层
tclgao 发表于 2013-6-23 20:12
/ @, K3 ]0 L6 t0 v& X  Y9 M看了您的图片不能不说话。; q- [4 \9 Z+ s# f1 E5 N
# v. u. |/ g8 h  }( S" q
我去单位办事经常从这条路上过(中山公园)14路六部口下车。

8 |1 x9 x5 z6 ]$ c- E# v* u& u: x我是八三年因为落实政策安排到府右街住的,当时房管局要求我开一个证明,证明我的政治表现,还要证明我没有精神病。我很奇怪,问为什么,答曰,是红线内。我琢磨什么意思,大概明白是离那红墙太近了。我开的证明是“政治表现一般,无精神病”。当时觉得挺别扭的,但是有房子住要紧,也就忘记自己还需要尊严。现在想,真是够生气的。不过后来我这没有精神病的人又把房子交出去了,来接着居住的人,不知道又证明自己无精神病了没有。在我居住期间,灵境胡同里是有一位精神病患者的,她总是高歌领袖万岁什么的。
点击这里:自己的图与文请来“自己的图与文”写作和贴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4 19:07: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clgao 于 2013-6-24 19:08 编辑
( F( y+ m! a9 ~
xiaodi 发表于 2013-6-23 22:17 - I1 l- d5 O( y. V
我是八三年因为落实政策安排到府右街住的,当时房管局要求我开一个证明,证明我的政治表现,还要证明我没 ...
9 K! m0 z6 R+ h2 I; |

& L6 V0 l$ ?7 P1 [* _您讲的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什么事啊?!我觉得让开证明的极左人有神经病!“不正常的年代不正常的人太多了”。这些跳梁小丑的下场不太好.因为没有本事才搞些妖魔鬼怪的事。
2 l" d9 P5 i  k2 e7 S) {+ e6 v; Q4 A1 ^: g5 n
灵境胡同拆迁了.是北京市最后享受拆迁的地方.不知您为啥把房交了?
) ~) \6 O2 W. g/ K9 G1 y+ E* o
4 J8 Q+ ?! ]# l/ M我家住在光明小学对过.现在改名(自忠小学)是张自忠的女儿把她父亲的宅院捐给了政府.挺大的。如果按现在的市价值好几个亿呢。(马路对过就是中南海)。
- ^1 t! [4 m& g7 S& [
0 M; ]& c( C, c9 W) q# Q# O6 r0 F( w  |3 z$ o; l

  N- p1 Q7 \8 J$ q. L9 u
( i' Z) \- Q$ i9 M6 g) V& t% f! `9 F, D; D( n, v  R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5 10:01: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di 于 2013-6-25 10:06 编辑 ( T* I- \, e6 a- X# a  l% X- V
tclgao 发表于 2013-6-24 19:07 : L# A9 C& i- T; \1 b+ V
您讲的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什么事啊?!我觉得让开证明的极左人有神经病!“不正常的年代不正常的人 ...

) [6 I1 i' F7 ^0 G: S谢谢老邻居的回复!您的反应让我感慨良多。人都有保持尊严的要求,只是恐惧压抑这个基本要求。试想,我当时(83年)要是拒绝证明自己,何以能有入住的资格?' c( p8 ]( l% K
- |0 l. d0 O  d- t2 L8 H2 R) G
交房子也因为老实,当时(97年)的规则是交了才能进入分房的系列,为了改善,扩大面积,就交了。三年后规则根据制定规则者的利益大变,不交也可以分了,老实人吃亏了。* x. s! {2 G6 g
" ?6 h0 K! O4 f8 ]% i: c5 k
老实人如果不学坏,还能不能生存?我觉得社会如果是个教人学坏的社会,真是可悲,到头来贻害每一成员。就算高官厚禄,也没有安宁。# a' w8 x, l  Y: J5 a1 Q
; |; H( J, f6 B% K1 s3 L. @
您一定住西椅子胡同了。自忠小学的那个门在2000年封了,现在开在府右街上了。张自忠的女儿张廉云曾经是我的小学(北京小学)的校长,她的女儿端端,还咬过我一口,伤疤至今在我的左手背上(是学前的年龄咬的),后来听说她在西安。张先生为国捐躯,他的女儿捐献房产,都是何等高尚!等我有时间再发点关于这些的照片以感谢您的交流。

; N* e. X6 _; }2 ?8 M. E# p1 T# q0 h5 B% l
点击这里:自己的图与文请来“自己的图与文”写作和贴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5 13:49:42 |显示全部楼层
tclgao 发表于 2013-6-24 19:07 . Q2 Q' ^  U0 K
您讲的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什么事啊?!我觉得让开证明的极左人有神经病!“不正常的年代不正常的人 ...

- }2 b1 @  m' h! M6 D, X% S6 ^# U, i4 G/ e" g

+ q# O& g/ j  u/ @# _4 W. \9 P6 O: e" ~2 H
这是1989年西椅子那个校门。我也有后来府右街那个门的照片,得找。
' k- x- I  d% J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点击这里:自己的图与文请来“自己的图与文”写作和贴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5 18:53: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clgao 于 2013-6-25 18:57 编辑
  [: @8 @, N1 M* _. G
xiaodi 发表于 2013-6-25 10:01
: s, c" W/ D' o2 A' D( _9 T谢谢老邻居的回复!您的反应让我感慨良多。人都有保持尊严的要求,只是恐惧压抑这个基本要求。试想,我当 ...

: V5 b$ f/ K. ]) \% O1 T& }6 N# J4 L# F' h$ i, @
我也谢谢您!一天劳累后给您回帖也是放松.休息。! i- Z$ Y2 I5 d/ q

1 C0 Q6 r! z% e3 f+ T6 ^) a现在认知上明白了一个理儿:一个人如果活的太明白了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烦恼.甚至灾难。3 M- ~& U. |0 B7 W, l) h0 p
现在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都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才能活的太平!过去我不懂?想想思维上就是一个没有断奶的孩子。
4 u8 x6 ^: B/ k$ \9 o4 s3 ], @0 v, z+ _" g* d
由于管理者的水平.素质.在政策上的失误让一些更没有素质.没有道德的人钻了空子.所定的规章制度只有愿意遵守.没有丧失良心道德的人在实践着!% P7 y4 x. t1 R% L+ ]# w

3 d! G. O, c$ f- ]相反.没有人味的人发财了.合适了.它恶劣的影响混淆了人们的思维.所以恶性循环在泛滥着。' O3 L: N9 e8 F! N$ i2 X1 V+ m& m

4 Z5 x, A- L8 k; @% z6 ~我给您举个例子:我在符右街有一间房一直是原生态没有任何改动.我从来就没想过侵犯别人的利益自己合适了.所以在拆迁中我就按标准拿了应该拿到的。
7 z5 C3 n3 L5 K" ?7 ^) _" O4 g: D, D! q- U+ X' t( o/ p' j% Z+ N
院里的街坊.包括亲戚.让大家的空间变成了一线天的胡同.和房管局的钱权的交易.她们苟且的勾当让开发这的中南海买单.她们和我家一样大的实际面积最后能在陶然亭这的朱雀门每平方5万元买到房.而我家拆迁给的钱2万一平方一百平方也远远不够啊!- V( W$ w& ?- x1 S. Z8 x

0 {- j) ?9 R% @. C; }, q  w2 }3 T& e# {6 n! k/ Q
这就是所谓的老实人.守规矩的人的一面.但是人性的不同.正像您说的要有尊严呀!我吃亏我认头.想做什么样的人是自己选的.您说是吧!
$ `' W* M. l, i; L6 ]; g8 d, X' i+ E* c& G( \. c, e+ }. k7 P
$ b+ }4 V1 x) C8 Q0 e" b
看看张自忠的女儿的作为.我们不后悔没有做投机的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5 19:10:52 |显示全部楼层
xiaodi 发表于 2013-6-25 13:49 ' }) z" j9 d8 I, R( h( |& p8 @. E
这是1989年西椅子那个校门。我也有后来府右街那个门的照片,得找。

$ l! }; G' l, n8 u9 A: f$ p# b8 S6 ~; y9 a& S7 J& S) H/ ?
谢谢您了!/ O2 I$ }" _# f; A
        您真细心.认真.有责任.我也有一张我家孩子带上红领巾的那张在学校门口照的。) f2 z+ k9 o7 S( y% T% t
" c, a  T1 u2 n
还想起了一件事:当年那个学校看门的师傅还让我在我们单位帮他买了一瓶茅台酒是12元钱。那个时候算贵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5 20:39:46 |显示全部楼层
tclgao 发表于 2013-6-25 18:53 3 X9 g; d+ {5 ?- d8 |
我也谢谢您!一天劳累后给您回帖也是放松.休息。
4 f1 S3 C9 `3 g8 \9 p! A/ o3 L: J+ [, ]) S1 l0 C
现在认知上明白了一个理儿:一个人如果活的太明白了 ...

" U4 E9 B& s0 R) C  G0 b8 Y
9 Y2 w; z& K6 z4 I; q. e谢谢您的交谈。我的姐姐在重庆,为拆迁遭遇了很多,后来妥协了。我记了个日记,拿来您看,以舒畅一下。多多保重!
' K5 h2 v5 g2 Q& _+ {0 E" C" P6 Q8 J7 {& J
2010年1月31日: z& w4 p8 G4 e* q0 @* O* Q
    今天得知姐姐的房子已经妥协,终于放心。在姐姐与流氓交涉的日子里担惊受怕。他们是政府支持的流氓,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怎么斗的过?4 F4 r2 o) {' V# ?4 O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们家族血液里的基因:珍视人的尊严。姐姐之义勇是我没有想到的。她在道德方面也把持得极好。
7 J0 O! q3 K' O" d    现在她妥协了。' J+ ~1 a2 ^: ^
    我觉得很好。避免了流血牺牲,我真怕她成为重庆的唐国珍。/ B/ B( a  D! P$ i: ?7 \7 o# i+ {
一切都过去了。. T3 |% x6 C2 f+ s. U: l

% h- d! I( |+ L) e" p. n+ h# {) K. N6 V
我想,对於在历史命运面前无能为力的渺小个人来说,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胜似寻求公平。(高尔泰) 0 j& p, f$ V& `+ K
1 @5 r# ^( v6 j" u
点击这里:自己的图与文请来“自己的图与文”写作和贴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5 21:08:20 |显示全部楼层
xiaodi 发表于 2013-6-25 20:39 ) v" D0 g4 I, }) k# `
谢谢您的交谈。我的姐姐在重庆,为拆迁遭遇了很多,后来妥协了。我记了个日记,拿来您看,以舒畅一下。 ...
# h2 T; F6 e' \- K' P& M* N! x

+ B/ b7 ?) I: B9 F) x5 }% O天高皇帝远能够想象的到!北京在这方面做得不错的.我在拆迁中拿的最少.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软肋所以乖乖就擒.我没多拿公家的一分钱.也算没着什么急吧!
5 p# F1 p' X+ [+ ]* n0 Z" W& d
% A/ s* I. z1 z# }我现在活的最明白!因为我从来不看别人过得如此奢华.只和自己.自己的父母比正因为这样我活的快活.总觉得自己很富裕.活的有朝气.前几天碰到原来工作单位的领导他说我越来越年轻.我可能太知足了!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8-12-14 21:28 , Processed in 0.27692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