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6|回复: 3

怀念丁公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1-11 21:45:53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2月12日,是丁伋先生去世三周年忌日。这三年来,时时回想起先生的音容咳貌,回想起先生对我的工作指导与热情鼓励。
  我第一次见先生是在1985年春夏之交。其时临海市志办请来外地专家讲课,我来听课。课余顺便访问临海市博物馆,了解有关温岭的馆藏资料情况,以确定需要不需要日后组团来抄摘。在此之前,我早就知晓丁伋先生大名,内心仰慕已久,知其对台州地方文献了然于胸,熟知台州历史人物与地方掌故,人称台州通、活词典。我来访时间或下午,或晚上,每次先生款款而谈,向我介绍馆藏戚学标《汉学谐声》《回头想》《回头再想》,叶蒸云《辛壬寇略》等等资料。先生建议我先翻阅项士元《台州经籍志》,了解一下温岭人有哪些历史著述,现时存世都还有哪些书。交谈中,先生特别提到自己年轻时原先只对文史感兴趣,没有研究方向,在项士元先生的指点下,才专志于地方文献研读,项先生博古通今,是自己文史入门的引路人。
  这次访问有一个意外收获,即在博物馆老馆长郑文斌先生帮助下,复印《辛壬寇略》带回温岭。《辛壬寇略》为太平县人叶蒸云所著,内容记述19世纪60年代初太平军在台州、主要在太平县活动情况。此本首页天头有忙隐先生一大段题注。忙隐是赵枚先生的号,民国时期颇负才名的温岭学者,1943年参与余绍宋主编《浙江通志稿》编写工作。《台州善本书目》称临海博物馆所藏《辛壬寇略》是稿本,然则稿本为何有赵枚先生的题注?它与1961年《近代史资料》中的《辛壬寇纪》又是什么关系?次年我与同事赴临海博物馆抄摘资料,带着这些问题向先生请教。先生曰:认定此本为稿本,尚欠慎重,应该是王棻家所藏抄本,50年代初由项士元先生征集来的。至于其上为何有忙隐先生题注,尚未细考,也许此本经由温岭某人士所藏。《辛壬寇纪》与《辛壬寇略》是同一本书,书名不同而已,一般认为《辛壬寇纪》是在《辛壬寇略》基础上修订而成,是浙江人民出版社邹身城先生校辑的。但从内容记述细节详略角度判断,事实有可能正好相反,应该是《辛壬寇纪》在先,叶蒸云修改充实后,定名为《辛壬寇略》。
  我又向先生请教,《嘉靖太平县志》人物传“郭樌”条记载:郭樌任职饶阳知县满一考赴京述职,“会其从兄犯罪诛,公亦坐免归”。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故事?先生解答:方国珍谋士刘仁本被明太祖治罪,鞭背而死。仁本本姓郭,父郭时过继舅氏,随姓刘。郭樌与仁本是堂兄弟关系,受其牵累落职。数年间工作中遇到诸如此类疑难问题,常常向先生请教,或写信,或打电话,有时也登门求教,每次先生都耐心给予指导,不厌其烦,谆谆诲导,令人如沐春风,深深感受到老人家慈祥宽厚,有意提携青年后进的关爱之情。
  1994年10月,温岭市政府批准志办关于校注整理太平县古志计划。我立即赶到临海,请先生出山帮助我们做这件事。那天很不巧,先生平日居馆读书,极少外出,偏偏那天上午外出未归。博物馆一侧有一间小屋是他的卧室兼工作室,我在门外足足等了两个半钟头,眼看所购回程车票要误点,只好留下一张字条,从窗櫺间塞进去,压在书桌上,匆匆返回温岭。也许我的诚心感动了先生,下午他打电话来,提到校注古志事,很高兴地表示愿意担任审校工作。
  这部书最后定名《太平县古志三种》,先生主要起质量把关作用,我们每完成一篇章,即寄先生审核,然后根据他的意见作出修改调整。《光绪太平续志》职官表,清代知县有丁愈加、议加粮,我们当初编修《温岭县志》时,就觉得这名字好生奇怪,但未曾怀疑人名有误。先生指出这是旧志记载出错,将记录知县任内之事的文字,误作人名所致。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于是把旧志误记的职官人名删除,将之还原归位,移入职官任内记事,并作了两条校注:“丁愈加 原文大字另行,误为人名,实乃指知县彭富楠任内加征丁粮事。”“议加粮 原文大字另行,误为人名,‘二十四年’误为‘议加粮’任职时间。实乃指知县鄢昕在道光二十四年任内有加粮之议。”
  一些标点句读的错误,先生直接在稿子上订正,但有一处标点,先生的意见引起大家不同看法,至今困扰着我。兹引录如下,供有兴趣者研判。《嘉靖太平县志》弁言中有一段话,言修志有三难:资料稀缺,始难;境土犬牙,中难;人情干扰,终难。其中叙述人情干扰之终难:“今子孙之贵显者,孰不欲美其祖先,狥或致讥,否斯速谤,志难乎其终。”先生将“讥”下逗号移至“否”下,这句话变成“狥或致讥否,斯速谤”。我们推敲后认为原标点无错,意思是徇从“子孙之贵显者”,则受人讥讽;不徇从的话,则会受到“子孙之贵显者”的诽谤。我将此意见禀告先生,并征询他的看法。先生仍然坚持已见,并作解释:应将“狥或”看成是一个词组,有“假使”、“万一”之意。这里“狥”不能简化成“徇”。全句解为:一不小心用词不当,对他们祖先有所冒犯,立即招致他们的攻击。这一标点问题颇费周折,电话里几次讨论,先生还专门写信来阐述意见。我们与先生就标点问题的歧见,仅此一处,时至今日,我仍然吃不准孰对孰错。
  2003年初夏,我接到先生一封信,提及浙大某教授整理出版《谢铎集》,错处实在太多,粗粗浏览,发现错误二三百处,若细读,肯定会发现更多错误。一篇《汝修字说》,全文才400余字,竟有20处标点错误,以致通篇文理不通。先生批评道:虽为名校教授,毕竟阅读积累不足,加之心态浮躁,许多错处并非疑难莫辨,只要稍微用点心,就不致于犯错。我那时身体不好,处于半休状态,尚不知温岭有此古籍整理出版,于是打电话给先生,让他把《谢铎集》中发现的问题摘录下来寄给我,准备在《市志通讯》上刊登;一面又打电话给资助出书的大溪镇政府,索要数册《谢铎集》,与张可求先生分头校读。半年时间里,先生先后寄来三批校读手札,后又零零星星寄来一些,我将之整理归纳为438条校记,订正点校本大大小小错误600多处。正如先生所说,有些错误只是不够用心所致,如“升(陞)”误为“陛”,“昼(晝)锦(对‘锦衣夜行’反其意用之)”误为“画(畫)锦”等等,但有的错误比较严重,有妄改原书之嫌。整理本82页一首七言诗,中间加了7个方框,诗后校记曰:“原缺。”先生指其大错,作校记曰:“按:此诗为柏梁体,其特征为七言每句用韵,三句一读。全诗十五句,语意完整。点校者未省,误以为七言排律,乃于十二句后加上七个方框,以示缺句,实非。”先生在以后的交谈中,曾以此为例,告诫我对古籍要有敬畏之心,不懂的地方不要动它,妄添妄删是大忌,凡改动一字,必出校记,以示依据,取信于读者,对文献负责,对后人负责。谢铎是明代茶陵派代表作者之一,他的诗集整理出版,有益于明代文学的研究。《谢铎集》经先生校读后,原先存在的毛病,一扫而净,变得更为可读、可信。此举是对温岭古籍整理工作的有力支持,也为明代文学研究做了一件大好事。
  先生一生与古籍为伴,矻矻苦读,忘乎身外,以致终生未娶。平日住宿博物馆,搭伙妹妹家,出入一人而已。平生读书心得汇为《堆沙集》,计40余万字,煌煌乎每字玑珠,为台州文史研究者必读也。晚年孤独,生活自理多有不便,终于住进养老院。先生逝前一年,我从周琦处得知先生住址,准备去临海看望先生。时酷暑,炎热难熬,家人劝秋凉时再作打算。待秋至天凉,我却感冒不断,竟至肺炎。入冬后又一拖再拖,终至痛失最后见面机会。
  2018年2月12日,惊悉先生仙逝噩耗,愕然无语,悲从衷来。呜呼,先生于我,有导师之谊;我视先生,为我生之师。先生学识渊博,性情恬淡,只知读书,不知其他,对古籍孜孜有情,于世俗格格不入。以助人阅稿为乐,从不计报酬,视阿堵为无物,曾助温岭王英础审校《燕石集》,分文不取。先生90高龄而逝,可谓仁者高寿。追悼会上,瞻仰先生遗容,不禁回想起2014年中秋节前夕,来临海市修志培训班讲课,趁便携一盒月饼去看望先生,竟是最后一面!往事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不觉怆然泪下。我对先生的思念,如灵江之水长流不息。

入我室者但有清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12 08:25:06 |显示全部楼层


      愿与阁下一同悼念丁公!

      细读阁下大作,丁公德才兼备、术业专攻,人生得遇恩师,实乃阁下大幸!

    “板凳须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字空”固然可贵;而校对勘误更是需要胸有真才,甘于奉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1-13 20:46:06 |显示全部楼层
yyy 发表于 2021-11-12 08:25
愿与阁下一同悼念丁公!

      细读阁下大作,丁公德才兼备、术业专攻,人生得遇恩师,实乃阁 ...

谢谢读帖。这是年初写成的小文,写着写着,竟因过度伤感,写不下去,中间停笔几天,才又接着写。丁公在台州学界,德高望重,才学人品,至今为人称颂,凡与之接触过的人,无不肃然起敬。老人家没有职业,没有职称,没有家室,无儿无女,孑然一身,他是这个浮躁时代的隐者,一个心静如水的人,一个胸怀博大的人,一个超然物外的人。丁公年轻时是当地供销社员工,伟大的反右运动中他被划为右派,因而丢了工作。一个青年书呆子,手无缚鸡之力,生活无着,被临海博物馆收留,从此一头扎进古籍堆里,不问世事几近六十年。老人家是博物馆编外临时工,至死未能转为正式职工。四人帮倒台后,人们告诉他,右派问题可以提出申诉,按政策可以恢复工职。他笑笑谢绝人家的好意,说不愿去求人,不愿看别人的脸色,不愿意离开博物馆。我做地方志工作三十年,整理古志时得老人家悉心指导,此情此缘,发而为文。
入我室者但有清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15 15:32:31 |显示全部楼层
铁树 发表于 2021-11-13 20:46
谢谢读帖。这是年初写成的小文,写着写着,竟因过度伤感,写不下去,中间停笔几天,才又接着写。丁公在台 ...


       今日又细读阁下回忆文字和回复,对于丁老的坎坷身世、治学精神、诲人不倦不胜感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21-12-9 02:51 , Processed in 0.101877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