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7|回复: 12

一张老照片的思绪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8 09:41: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团老头 于 2020-5-11 07:26 编辑

              

           一张老照片的思绪

    微信群里朱红传上来一张老照片,希望我能辨认,照片很老旧了,是原兵团六师保定战友韩泰青收集到的,据韩泰青说,刚拿到手里不敢打开,一碰就碎,整整四天才修理翻拍成功---真是好战友真是兵团有心人!

    照片的题目是:《北京军区首长接见兵团首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代表时合影一九七0年一月》照片上人很多,起码有六七百,是在当年兵团办公大楼前面照的,当时天气不好,看的出下着雪,人们的棉衣皮帽子上落满了雪花,照片真的十分珍贵,不说别的,就是照片上的这些老领导、这些原内蒙古兵团创建人恐怕在世的不多了---

    朱红让我看看里面有几个保定战友,照片上人员密密麻麻实在不好辨认,我以为和我没有关系也就没有太在意,后来燕燕说照片上有我,再仔细看看还有我老伴,还有刘景田,还有四团宣传队的王国韵、王明丽、项宁,还有十七团宣传队的陈干事、陈书琴------咦!这令我惊喜,他们都是我现在的老朋友,大家经常来往,可是谁都没有说过五十年前一起照过相啊!

    问谁谁都说想不起来了!

    当然,面对照片我很快也就想起来了,我们确实在兵团大院的办公楼前照过相!但是那时候我和我刚才说的这些朋友们彼此还不熟悉,一九七0年一月,我到兵团才半年,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到呼市,天津兵、青岛兵、上海兵还都没有来---

    再说当时资源紧缺,这张原版照片是用当时的转机照的,一张照片一米多长,我们这些参加照相的普通战士谁也没有给我们照片,五十年时间又太长了,难免会忘!

原三师二十三团部分战友:李光洲、王燕燕、蔚国兴、张丽萍、唐冬瑞,徐炫(师部文化干事)、经惜玉,于富强,焦新道,刘景田


    常言说睹物思情,面对照片,面对照片上的当年的我,还有很多朋友,应该说说这张照片的由来。

······

    一九七0年一月,内蒙古兵团首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大会召开,对于刚组建不久的内蒙古兵团这应该是一件大事,当时的北京军区司令郑位三要专程来接见代表,与会期间兵团政治部组织了文艺汇演,一师四团宣传队、二师十七团宣传队、三师二十三团宣传队汇聚到了兵团总部,检查兵团文艺工作的同时,也给大会营造气氛,所以这次会议可以说规模宏大盛况空前!

    我当时在三师二十三团宣传队,而二十三团宣传队也是当年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先进集体,所以是以双重身份参加了大会,白天和代表们开会听报告,晚上为代表们演出!

    二十三团宣传队出名很早,一九六九年十一就代表兵团参加自治区建国十周年庆祝活动,这次又荣幸的不仅参加全兵团先进代表会,而且还给大会演出,那时候我们很年轻,个个激动的满脸通红,不谦虚的说我们宣传队的先进材料还是我起草整理的,当然那时候层层把关,团里通过了还要送师部宣传科,我曾经写文章记述了到师部送材料过黄河的过程:

    “----  一九七0年初的一个寒冷的晚上,北风呼呼的吹着,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沙土打在窗户上哗哗的响。

    我们宣传队喂了一只大狸猫,平时一到晚上它就跑出去捉老鼠,天亮才回来,那天风太大了,狸猫都不敢出去早早趴到了炕上。

    排长组织全体宣传队人员开会,开会的地点就在女生宿舍,地上站不下我们就坐在女生的炕上,会议内容是大家总结去年的工作,由我根据大家的发言组织成个材料报到师部宣传科,当时我们宣传队是个先进集体。

    排长正在说话突然听着那个大狸猫“喵---”的叫了一声,从对面炕上“呼”的跳到我坐的这面炕上来,可能谁把它弄疼了,排长很生气,说把猫扔出去别让它叫,我马上伸出手按住了猫头,就这同时我觉出一个女人的手也伸过来按住了猫的屁股,接触的一霎那间我知道是她的手,我毫不犹豫的把她要缩回去的手按住紧紧的握在我的手里----

原二师十七团的部分战友,我认识的有陈书琴、陈干事(1971年夏天就是陈干事带我们赴京津回访)


    猫没有再叫,屋里只有一盏煤油灯,光线又被排长占住了,我们在黑影里没有任何人注意也没有任何人想到,我紧张的心通通的跳着都快蹦出来了,也不知道多久,那只手没有往外抽一任我紧紧的抓着,我抬头看看,她的头低着,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她的脸一定红的很厉害,等排长第二次喊我的时候我才突然清醒过来:

    “焦新道干啥那,大家说的你都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其实大家刚才说的是啥我一点也没有听到,等我再去摸那只手时,已经没有了---

    不久我把材料整理好送到临河师部,可是回来的时候天晚了,没有赶上拉煤的汽车,只能走着过黄河。

    三九天时黄河封冻,汽车也可以直接从巴拉亥开过黄河到师部拉东西,这就比绕磴口走三盛公黄河大闸近多了,所以冬运是机运连最忙的时候,这时候如果到师部去办事,来回搭个车也比较方便。

    但不巧的是我那天回来没有搭上车,也没有个同行的伴,从蓿亥下火车没走多远天就黑了,偏偏又起了大风,我心里虽然知道黄河冰冻得很厚,掉不下去,但是黑暗中脚下那滑溜溜的感觉仍然叫我心寒。

    结冰后河面非常宽,一眼望不到头,白天走直线也得走一个多小时,晚上看不清对岸的标识一绕远,走的时间更长。我走着走着觉得走到河中心了,好像脚下有哗啦哗啦的响声,心里莫名其妙的害怕起来,看看天一个星星也没有,周围漆黑漆黑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嘎、嘎、嘎一连串炸冰的声音由远到近由近到远,就在我的身边响起来,响的我头皮一阵一阵发麻,好像前后左右随时都有冰缝开裂,随时就可能一脚踏进冰窟窿。

    冰封的黄河可不像我们想象的冰湖或者滑冰场那么平坦,就和夏天的波浪一样有起有伏,有的地方那冰块能堆积一两米高哪!一紧张脚下就有点乱,越发滑的站不住,扑通、扑通、连续摔了好几跤,有一个仰八叉摔的我眼前金星直冒半天爬不起来。

    我这个人胆子是比较大的,也不相信鬼怪,但在这漆黑的夜空,孤身一人行走在冰封的黄河上真的心里一阵阵发冷。

    人怕什么?就怕没有伴啊!我不知道自己流没流眼泪,只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迈,一步一滑的走,不知道过了多久,觉得脚下冰少了沙子多了,我知道自己过了黄河……。

    那时候没有手表到团部时估计有后半夜了,远远的看见团部电线杆上的路灯,我觉得再也走不动了,突然我觉得昏暗的灯影模糊处有一个人影,尽管天昏地暗,尽管寒风呼号,虽然裹着大衣戴着皮帽但我知道她是谁!她悄无声息地迎着我走来:

    “我觉得你今天晚上会回来,怎么这么晚啊?大家都睡了,我好几次出来看,饿了吧,我给你留了两个馒头….”

    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眼睛发涩,有一种从死亡中回来的感觉!四十年过去老伴想不起这件事,我一想起来还是觉得眼睛有些发涩,在灯光的背影处我们拥抱了,我亲吻了她,她的脸是那么的凉----”

······

    有人说了,这不是说的你搞对象吗?是的,写的什么材料我现在一点也不记得了,只能证明我为先进集体写过材料,而且师部宣传科说我写的很好,我们的先进集体就这么定了,要是现在没有人敢因为这点事晚上从冰上过黄河,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安全第一!

兵团司令员和部分一师四团战友,我认识的有王国韵、王明丽、项宁


    但是二十三团宣传队毕竟是有实力不是靠材料吹起来的,这次汇演以后二十三团宣传队的名气更大了,原因很简单,当大家都搬学别人的文艺节目的时候,我们开始创作自己的关于兵团的节目,特别是《兵团战士之歌》歌舞剧,在这个大会一炮打响,对于这个打响的过程我是这么记述的:

    “---- 一九七0年的一月,我们代表三师到呼市参加全兵团首届文艺汇演,当时一师是四团宣传队作为代表队,二师是十七团,六师好像是自己组队,正式演出前领导要审查节目,那是一个下午,参加审查的有何凤山司令员、倪子文政委、还有一个杨副司令,政治部和宣传处领导也全体在场,场面就算很大了,闹得我们这些小年轻都有点紧张!

    按照一师二师三师的先后顺序接受审查的,等领导入场的时候各个宣传队开始拉歌,别的队都是唱那些老的革命歌曲,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有样板戏等等,轮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唱的就是《我们是毛主席的兵团战士》,他们都没有听过!

    接着我们的报幕员王燕燕出场了,这到了我们最后一个节目,王燕燕的嗓门又脆又洪亮:“同志,你到过巴拉亥吗,你还记得那漫天的风沙和滔滔的黄河吗---”

    一阵激烈的音乐前奏中李干事带领大家出场,《兵团战士之歌》的第一场就叫“进军”,实际上也就是一场队列表演,大家憋足了劲头,把《我们是毛主席的兵团战士》唱的震天响:‘我们是毛主席的兵团战士,我们是战天斗地的勇敢闯将-----’兵团礼堂有聚光灯,有音响设备,走遍了牧区、沙漠的我们,满载着淳朴和豪放,在木地板舞台的咚咚步伐声中更显的意气风发英姿飒爽,审查节目的时候礼堂里面人本来就少,非常安静,大家的气势把领导们深深感染了,他们没想到23团宣传队这么有劲儿,而且拿出来的都是反映兵团生活的节目他们看着也新鲜,本来审查节目要等领导提意见的,何凤山抢先连连大声说:‘好、好、好---’他这一说别人也就只有叫好的份了。

    当时兵团宣传处分管文化的副处长叫邓大悟,他给我们说:你们的演出让我很感动!”

    后来《兵团战士之歌》随着兵团回访团演到了北京、天津---

兵团战士之歌》----原二十三团宣传队剧照(1970/1)

前排右起:唐冬瑞、门国义、张丽萍、郭崇杰,后排右起:李光洲、白龙、经惜玉,姚坚,后面打旗的是蔚国兴


    大会闭幕,当然要合影留念,北京军区领导也来了,我们是先进集体有一个代表去照相也就可以了,后来领导说参加汇演的宣传队也跟着照吧,这就有了这张照片、有了照片上的我们!

    照了也就照了,没有人没有给我们照片,时间长也就忘了,哪儿想到五十年后我面对了这张原版!

    我面对照片,面对刘景田、侯文建、徐炫、宋慧爽、邓处长、杨科长,那么多已经去世的朋友,不能不让人唏嘘-----

    当然也有让人高兴的,我和老伴无意中留下五十年前的靓照,还有燕燕、姚坚,刘景田、王国韵,项宁、王祥林---都双双出现在照片上,照相的时候不一定会想到他们将成为终身伴侣----

    门国义回去给老伴江祥林吹当年自己的这张照片,老江看了一会儿拍案大惊:“**,这是我,我当年是兵团印刷厂学毛著积极分子,我也参加了这次大会,我也照相了,看这儿-----”这张照片上两个人不远,可是他们相濡以沫过了一辈子这才知道,五十年前曾经同框-------

    是的,无论激动还是悲愤,无论火里还是水中,无论青春芳华还是世事沧桑我们真的都经历过----

右下角门国义,对角线左上角江祥林(左上),老江是当时兵团印刷厂的学习积极分子,门国义是二十三团宣传队队员,照相的时候互不相识,一九七三年兵团宣传队安排到印刷厂,门国义和江祥林相识相爱结婚,直到现在他们才知道,五十年前曾经同框,二人不由得感叹:缘分啊缘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8 10:20:55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是珍贵!大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8 12:00:59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8 18:47:28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的痕迹!永恒的青春!

       我们班(一师三团七连五班)在内蒙兵团首届积代会上被评为全兵团唯一的标兵班。副班长张文奎作为五班代表出席并发言。

       感慨良多......

       祝愿年迈的兵团战友们多多保重!健康第一!开心至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9 05:50: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团老头 于 2020-5-9 05:59 编辑
五村 发表于 2020-5-8 10:20
实在是珍贵!大赞。

走着走着我们自己都珍贵了,都变成古董了,现在孩子们不认识土坯也不认识镰刀了,需要去百度查看早上好,慧珍好,健康平安!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9 05:53:25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老汉 发表于 2020-5-8 12:00

谢谢老汉的金手掌,早上好,健康平安!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9 05:56:58 |显示全部楼层
yyy 发表于 2020-5-8 18:47
历史的痕迹!永恒的青春!

       我们班(一师三团七连五班)在内蒙兵团首届积代会上被评为全兵 ...

谢谢老朋友的感叹,当年你如果去了说不定咱们也不知不觉中五十年前有一次同框,那时候确实有点早,天津、青岛、上海的战友还没有来呢!早上好,健康平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9 08:00: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yy 于 2020-5-9 17:07 编辑

一师三团七连五班


       在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历史中,曾存在一个全兵团的“标兵班”。这个“标兵班”就是一师三团七连五班。

       这一话题可以追溯到1969年内蒙兵团各个团连初建时期。三团党委在评选朱小莉等为个人标兵的同时,注重男女战士班集体的培养和标兵班的树立,三团政治处和各连党支部做了扎实有效的工作。


       一、以郭连虎为书记的七连党支部在培养五班方面功不可没。

       七连五班在1969年5月建立编制时成立,是在连队党支部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坚持不破不立,结合实际,学习毛泽东思想,批判错误观点,通过大批判调动战士的积极性,重视树立热爱边疆建设边疆、抓革命促生产、艰苦奋斗等思想。其中不可避免地受到所谓的“继续革命理论”的影响。此举为七连党支部肯定,被评为七连标兵班。


时任七连指导员的郭连虎(摄于1969年8月前)



七连五班战士与团连干部合影(摄于1969年8月)

前排:靳克礼、张胜利、王济生、汤乐怀;

中排:薛副连长、郭指导员、王副政委、王副指导员、蔡军医;

后排:王文龙、谢建年、陆正平、刘业纲、金满生、颜林方、魏某某。


       二、在1969年9月举行的、班长魏某某代表五班出席的“三团第一届积代会”并讲用发言,七连五班的经验得到三团党委的肯定。七连五班(班长魏某某)和一连十五班(班长冯玉珍)被评为三团男、女标兵班。


魏某某与冯玉珍四十三年后重逢合影(摄于2012年10月)


       三、在1969年11月举行的、班长魏某某代表五班出席的一师第一届积代会并讲用发言,七连五班的经验得到一师党委的肯定,被评为一师标兵班。


三团出席一师积代会部分代表合影(摄于1969年11月)

后排左起:2二连宋军飞;3三连连长王景宏。

前排左起:3六连许华明;4一连张晓红;5七连五班代表魏某某。


       四、在1970年1月举行的、副班长张文奎代表五班出席的内蒙兵团第一届积代会并讲用发言,七连五班的经验得到兵团党委的肯定,获得当时全兵团、也是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历史上唯一的兵团级“标兵班”的光荣称号。


       五、1970年初,七连五班在元旦社论的影响下,主动开展了“要为人类作出较大贡献”的活动。其实无外乎是用远大目标鼓舞战士,多干活(当时是“变冬闲为冬忙”,每天用荆条、柳枝编笆子,为新的一年营房基建准备荆笆)。

       这一活动为三团政治部徐世保主任在七连调查研究时发现,得到三团党委的肯定。政治部、宣传股及时总结了五班的经验,在七连召开了现场会,向全团加以推广。


       附录01:七连五班的两张照片

       七连五班在建班以后,三团几个著名事件与之相关。例如:1974年秋陪师部医院人员时失足落水身亡的三团卫生队汤乐怀,调卫生队前就是七连五班战士。又如王自强事件。


       1、与王自强父母的合影

       王自强是浙江桐乡知识青年,是七连五班第二任副班长。他1969年秋患扁桃腺炎到师部医院治疗,因手术事故身亡。此事件当时轰动整个内蒙兵团。

       王自强的父母来连队处理孩子的后事,与王自强生前所在班的战士们合影。


前排左起:王文龙、汤乐怀、张胜利、王济生、徐贵荣、靳克礼。

后排左起:魏某某、谢建年、王随庆、王自强父亲,连长李荣森、王自强母亲,刘业纲,陆正平。


       2、七连五班部分战士1970年夏合影


前排左起:陆正平、刘业纲、郑宝忠、金满生、李振远。

后排左起:王济生、张立勋、高长军、李民凯、李志武。


       附录02:七连五班资料

班长:魏某某(1971年初奉调去内蒙五原景阳林公社民生大队支农)

副班长:

第一任:颜林方(浙江桐乡知青)

第二任:王自强(浙江桐乡知青)

第三任:张文奎(河北保定知青)

第四任:孔志飞(浙江桐乡知青)

第五任:刘业纲(浙江桐乡知青)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9 09:05: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20-5-9 09:06 编辑
兵团老头 发表于 2020-5-9 05:56
谢谢老朋友的感叹,当年你如果去了说不定咱们也不知不觉中五十年前有一次同框,那时候确实有点早,天津、 ...

老头兄还有这样一段光荣历史--

点赞!为您们骄傲!


我参加了1975年最后一届兵团先代会,没有大合影,只有奖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0 10:36:15 |显示全部楼层
yyy 发表于 2020-5-9 08:00
一师三团七连五班
       在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历史中,曾存在一个全兵团的“标兵班”。这个“标兵班”就 ...

yyy老朋友上午好,我虽然不认识你说的这些战友,但是我尊敬他们,谢谢这些战友为祖国做出的贡献,更应该感谢你把他们记忆的这么清楚这么详实,这不仅是友谊和战友情怀也是对先进的尊崇!你真是一位有情有义而且细心又哲理的人,上次我看了你的补丁后就觉得你了不起,什么事都细致又认真,难能可贵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6-1 00:43 , Processed in 0.135633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