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兵团老头

补丁芳华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2-23 09:44: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等闲视之笑咪咪 于 2020-2-23 09:46 编辑

仔细想想,要是把裤子穿反了,那皮带就没法系了;假如是布带子的话,似乎也很……

说到系带子,我还是下乡后,老乡教给我如何系“老爷们”扣,嘿嘿!

最早的布鞋多是系带的,可无论系的多紧,时间一长总是会松开。后来老乡教给我,两个扣要一正一反就不会松了,像我系的那种,叫“老娘们”扣(汗颜)。后来发现确实有效,直到现在我一直保持着“老爷们”扣。当然了,我也教了会了老伴。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2-23 15:20: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yy 于 2020-2-23 16:14 编辑
朝克山 发表于 2020-2-21 14:21
老头写此文八成是怀念青春年华的她(他老伴)给他缝补丁的幸福时光,两成写当年物资匮乏的一个侧面。我就只 ...

       朝克山战友是内行,所说的都是俺们亲身经历过的。

       翻看自己的回忆录文字,有相关者,转录如下,以博一笑。

军垦服


       记得“文革”开始,全国服装一片绿,军装的款式不胫而走。我们兄弟姐妹给曾在国防部工作的堂兄写信要军装,他回复说:“即使有军装,也满足不了你们几个同时开口啊!”收到堂兄寄来的军装颜色的面料,我们赶了回时髦,一人作了一身,风光了一阵。


       说起兵团战士的服装,那真是各有不同。北京第一批战士第一次发的军垦服值得回味。北京第一批战士第一次所发服装面料的颜色也比较正,好像是斜纹华达呢的,大大满足了知识青年崇拜解放军、渴望新军装、立志屯垦戍边的要求。唯独有一点不能令人满意,就是大小差一号,偏小(不知是否有偷工减料之嫌)。明明试衣时确定的号码,实际领取的服装却全都小一号。喜欢而无法穿上身,这就难办了!看到领取同一号码、身高相仿的夏鲁平穿着瘦小的服装往返走动和登台宣传演出,我真不敢想象自己穿上会是什么样子,我毕竟比他还要略为肩宽一点啊!无可奈何,我只得把服装寄回北京,送给一个适合的亲友了。


       记得第二次发服装,不分籍贯和到达批次,全体军垦战士统一发放同一颜色、款式的服装,只有几个号码的区分。我把这次发的服装邮寄给远在天津塘沽工作的二姐。实指望报答她的殷殷关切于万一,没想到挨了好一顿埋怨——“你们发的那是军装吗?那么不经洗!刚穿了几天,想见见新,放到水里泡了一会儿,再从水里一提起来,竟然成白色军装啦!”我一琢磨,可不是,塘沽水的碱性大,加上洗衣粉的作用,再加上军垦服着色不稳,不变成白色服装才怪呢!不过因“祸”得福,二姐穿着这褪了颜色的军垦服,居然赢得不少的回头率——新面料,旧颜色,绝配啊!织女都做不出来!


       军垦服都先后送人了,我自己就穿北京带来的一般蓝色、黑色衣裤。穿衣戴帽,个人所好;反正总是干活,也穿不出什么好来;旧衣无妨,但求缝补,只要利索就成。我记得自己只是在若干正式场合穿过军垦服——诸如:去团部和师部出席会议,节日去团部集会,在连队“一事当前、为人类作较大贡献”现场会发言,学习“两个决议”念稿拍照等。如果战友朱颂禹保存着他表演忆苦剧的照片,那么您就能看到我当年的穿着——他演出穿的破衣烂衫,就是向我借用的。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2-23 15:47: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yy 于 2020-2-23 16:13 编辑
等闲视之笑咪咪 发表于 2020-2-21 09:35
看到《补丁芳华》,让我想到了当年。那时最让男同志伤脑筋的,就是拆洗被子与补衣服,有劲使不上。嘿嘿!
...



       等闲视之笑眯眯战友的帖子中提到兵团时使用缝纫机,令人浮想联翩。
       正巧,俺的回忆录中有相关文字,转录如下,以博一笑。

上机缝补


       提到“上机”,您可千万别以为兵团那时已经有了电脑之类。这里说的“上机”,是指踩缝纫机。当时连队的小卖部售货员兼任缝纫员,在岗的先是北京的金淑兰,后是浙江的沈娅英,售货的同时乃至所有工余时间,都在为战友们“上机”缝补破损了的衣裤,十分辛苦。当时绝大多数男女战士都得到她们的热情服务。从未享受此项服务的人不多,我是其中一位。究其原因,不是我和她们有什么隔阂、不便开口相求,更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不忍烦劳,而是我自己会踩缝纫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力更生,不求女生,我算是真正做到位啦!


       凡是我的衣裤破损了,一般就是自己穿针引线,缝缝补补。遇到裤子膝盖处、上衣肩部背部破损,就得自己去“上机”了。我说明来意,缝纫员就起身让座。我入座后,穿针引线,调好针距大小,放好补丁位置,放下针脚压板,右手扶着飞轮,顺势向下带动,飞轮就连续不断地转动起来;及至末尾,减慢速度;到位后,调到倒针位置,反向走几针,使棉线不易脱落;抬起针脚压板,剪掉上下线头,就完事大吉。


       现在想起来,缝补手艺是从1963年学习雷锋时开始练习的,邻居家的缝纫机是我练手艺的工具。(记得二姐去农村参加夏收,当时我十几岁,自告奋勇帮助她缝被子,结果把被子和床单缝在一起,挨了顿骂——典型的越帮越忙!)。在连队,尽自己所能,为男战友分忧;调到团部后,帮助李志泽等人缝缝补补。我的缝纫技能(半小时缝好一床被子)传出,令几位团部首长的太太叹为观止。记得徐副政委的太太、伙食科杨管理员的太太竟然专门约我去帮忙。虽说艺不压身,但仿佛是命中注定,这缝补和踩缝纫机的手艺在我两地分居八年、自己抚养孩子的过程中,确实发挥了效用,足以应对一家老少所有的缝补事宜。

                                                                                         20076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2-23 16:12:02 |显示全部楼层

       阁下好运气,有人给缝补,俺们只能自己动手,相互帮忙,以解急需。
      俺的回忆录中有相关文字,转录于此,以博一笑。



快刀斩乱麻


       在连队为了和女战友划清界限,男战友中有“自力更生、不求女生”的说法和行动。具体说,就是在一般男战友不得不求助于女战友的缝补洗涮活计方面自己解决。男战友之中还真不乏能人,我算一个。我曾经为几十位男战友缝制棉衣、棉裤和棉被。


       在团部,我和李志泽住在同一宿舍。记得一年的春节前,我们一起返京探亲。动身前一天,拆洗了棉衣,我在晚上睡觉前缝制好。第二天早起穿衣时,才发现把李志泽棉衣的两个袖子左右上反了,使得胳膊肘朝前了。我马上动手拆线。李志泽也着急了,拿出他自己那团棉线。我一看,那真是名副其实的线团啊,乱糟糟的团在一起,找不出线头来。我说:“用我的棉线吧。你待着没事,把你的线团择(念zhai,‘摘’)一下,找出线头来,缠成线团,以后好用。”


       好在屋里炉火正旺,挺暖和,不冻手。我埋头苦干了半个小时,把两个袖子缝好。一抬头,看到李志泽正靠在被褥垛吸烟养神呢。我心想,还是他手快,一点不费劲把线团缠好了。就问:“你择好的线团呢?”


    “谁有那闲工夫择它呀?我把它扔到火炉子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2-23 17:01:21 |显示全部楼层
yyy 发表于 2020-2-23 15:20
朝克山战友是内行,所说的都是俺们亲身经历过的。

       翻看自己的回忆录文字,有相关者,转 ...

我为此翻了《漠南情》,查到当年中央文件上是知青安置费每人400元,北京天津的另加20元,沪浙的另加40元。但这笔款总额拨到内蒙兵团实际到账后仅为57%。兵团怎么花,即多少用于吃、住、穿?是一笔糊涂账。

事实上,1969年各地赴兵团的兵团战士大多都是由原城市拿到上拨的“被服款”项目后由各市自行解决的,屯垦戍边的知青们是穿上了“绿军装”,但到连队发现,仅凭兵团服就能分辨出其“出身”何地。保定发的也是斜纹布的“绿军装”,但一洗就缩水不少还掉色。至于后来兵团统一发的什黄色(洗几水就变白)平纹兵团服,原料糟、染料差,估计是兵团后勤部领导要进一步节约闹革命的结果。咱国家凡公家的大项目,一到执行单位层面,像偷工减料、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等现象就屡屡发生,别说现在,就是“灵魂深处闹革命”的时候不也照出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2-23 19:55:14 |显示全部楼层
yyy 发表于 2020-2-23 15:47
等闲视之笑眯眯战友的帖子中提到兵团时使用缝纫机,令人浮想联翩。
       正巧,俺的回忆录 ...

老兄真是心灵手巧,即会踩缝纫机,又会行被子,佩服,佩服!

下乡时我也带着个针线包,那时兴这个,可我就会钉个扣子。衣服裤子破了,请同学帮着到老乡家里去匝一下。不过,由于没有相同颜色的布,有什么算什么了。嘿嘿!

不过,我又转到一楼看了看,文中说您好像不会补衣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2-23 20:29:51 |显示全部楼层
yyy 发表于 2020-2-23 15:20
朝克山战友是内行,所说的都是俺们亲身经历过的。

       翻看自己的回忆录文字,有相关者,转 ...

在1966年年夏天安门城楼上“65式国防绿军装”首次亮相后,国防绿军装就成了国人最望眼欲穿的时装款式。据说那国防绿色是用从德国进口的士林染料染的,这不同于以前军装大多用硫化染料,比如1965年夏以前军官穿的“人字呢”织法的棉布军装洗几水渐渐也变白,国防绿就基本不掉色。这么说吧,国防绿着色牢固度跟如今化纤户外衣绝不掉色有一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2-23 20:54:03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早先的军装多是平纹的,颜色为棕绿色,洗过几水就会退色的。文艺作品中也经常提到,洗白了的军装。

后来出了65式军装。它是斜纹的,草绿色(国防绿),较先前的好看,也不容易退色了。再有,从那时军帽的帽沿,加了树脂衬,怎么洗也不会塌了。当年的军装按身高为分1-5号(好像还有特号);按胖瘦分二 - 五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2-24 07:04:46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对军装的喜爱近似疯狂。可对一般人来说,弄到一穿军装很难,可无论如何也要搞到一顶军帽。那个年代一身学生装,戴着军帽的也不少。时而也会有抢军帽的。嘿嘿!

为了满足众人的需求,有些服装厂也仿制军装,但会有意地做些区别。例如,真正军帽的帽边很宽,而仿制的军帽帽边则较窄。至今难忘的是,一位同学弄到一件上衣,他穿着在镜子前来回地照,说还是军服好,有掐腰(腰部略微收窄),而我穿的就是在百货大楼买的,上下像个筒子。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2-24 07:19:44 |显示全部楼层
朝克山 发表于 2020-2-23 17:01
我为此翻了《漠南情》,查到当年中央文件上是知青安置费每人400元,北京天津的另加20元,沪浙的另加40元。 ...

朝版早上好,你说的这个事不仅那时候不明不白就是现在也还是很严重,我几年前参加一个项目,国家投资六千万,甲方先留下两千万,然后谁中了标还得返给甲方一大块,最后真正用到项目的不过国家投资的一半,所以部队有钱,贪腐的数额也巨大!这些年部队换装频频,一是改进了部队装备,估计也肥了不少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20-5-27 15:12 , Processed in 0.12855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