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40|回复: 2

争斗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7-5 22:23: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庄 于 2014-7-5 22:32 编辑


                   争   斗

    1973年,初冬,九连在春天种的果树全都冻死了,枝枝杈杈像谄媚的骨骼,争相向上帝抱怨冬天的冷酷。想把驻地乌兰宿亥变成塞外江南的美好愿望在大自然面前破灭了。

    内蒙兵团生活有了一些改善,纪律也不像以前那样紧了。子汐他们几个懒洋洋地糗在南墙根晒太阳侃大山。

    小义两手揣在破棉袄的袖筒里,眼睛上的眵模糊像糜子米饭粒那么大,“你说你这个子汐,一大早就把我折腾起来,这太阳有嘛好晒的,睡回笼觉多好呀。”小义不满地嘟囔。

    子汐看了他一眼,“这是让你补钙,晒太阳增加维他命丁,懂吗,再说了,你晚上不睡老折腾我,早晨我也折腾你。”

    大家都笑了,小义告饶,“爷爷,叫你爷爷行了吧,我服了。”

   “知道吗,今年冬天不搞水利了。”

   “那叫搞水利吗,一冬天挖不了几米,纯粹劳民伤财。”

   “你这可有点反动,那叫反修防修。”

   “刚来那阵你要是这么说得吓死我,我倒是想修呢,就咱这样的,人家老修要吗。”

   “要啊,你这样他们最喜欢了,脸皮厚、嘴皮子利索,瞎话张嘴就来,从来不会脸红,这人才,三五百年不一定出一个。”“我脸皮不如你,甭管多冷的天,肯定冻不透,等你死了,国家专门收购你的脸皮做防弹衣,子弹打上去冒火星子。从现在起你得保护好你这张脸,多做不要脸的事,你也不用跟我们哥几个客气,我们承受得住,怎么没脸怎么来,争取世界第一厚,也算给国家挣荣誉了不是。”

   “嘿,让你这么一说我还是国宝了,那以后你们得好吃好喝伺候着,不能让他断了营养。”

   “小义这嘴没治了,这不能不汇报了,反修防修这么大的事他都能扯到吃上去。”

   “你快去汇报,指导员一听咱连还有国宝,肯定让你们几个负责伺候我。先考验你们一下,饭点了给我打饭去。”

    这几个人满嘴舌头火车地神侃,操场那边传来一阵吵嚷,声音越来越大。看热闹不嫌事大,他们几个麻溜跑过去。

    原来海西市的几个人去打饭,嫌炊事班给得少,把饭盆隔着打饭窗口扔进去,吓得里面的女战士直哭。吓哭的女战士是东洲市的,正赶上东洲的杨军在炊事班帮厨,他二话不说拎着饭勺子就冲出来,把几个海西兵打得抱头鼠窜。杨军是东洲兵里有名的练家子,一般人都不敢惹他。

    几个被打的海西兵跑回去又叫了十多个人,手里举着木棒,杀气腾腾地直奔食堂,在门前的操场上遇到了同样聚集的十几个东洲大汉,双方形成了对峙。子汐他们几个赶到的时候双方已经有了棍棒接触。

    人越围越多,又来了十几个东洲人在海西人的背后形成了对他们的包围。在推推搡搡下包围圈迅速缩小,大战一触即发,海西劣势明显。

    “慢着”海西头领断喝一声“仗着人多打群架有什么本事,有能耐咱单挑!”

    海西头领叫烟卷,因为他刚来时见人就敬烟,长得又瘦又高,自然得了这个雅号。

   “单挑就单挑,怕你不成!”杨军咬着后槽牙恶狠狠地问“你们谁先上来送死?”

   看着膀大腰圆的杨军,海西人有些含糊。烟卷略一愣怔,硬着头皮指着他们自己伙里的一个人,“二子,你上。”二子后背直冒凉气,我哪是杨军的对手呀,没办法,当着这么多人不能栽面。

    两人照面没上三个回合二子就让杨军打到在地,杨军骑在二子身上抡圆了拳头就是一通猛揣。

    烟卷急了,举起木棍照着杨军就是一下,“你他妈还没完没了了,人躺地上了还打?”杨军被打翻在地,一个骨碌爬起来冲着海西头领冲过去......棍棒打在身体上的声音有些沉闷,血肉横飞,海西兵被打得四处逃窜。子汐赶紧把二子拉起来,拽着就跑,东洲人看到子汐护着二子,没有死乞白咧追打,他们不想树敌过多,更何况子汐他们北京兵也不是好惹的。

    场面有些惨烈,好几个东洲人围着一个海西人棍棒相加,围观的女兵捂上眼睛。连长带着几个人来劝架,背上也挨了一棍子。

    连长大声呵喊“有什么深仇大恨把人往死里打?”围观的女生也掩护被打的人撤退。

    天有些阴沉,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躲了起来。

    烟卷和另一个海西人在前面跑,杨军他们几个在后面追,眼瞅着距离愈来愈远了,杨军停下来喘着粗气,无可奈何地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苍茫的荒野深处。

    子汐看着追逐的人群,不解的摇摇头。东洲兵和海西兵的矛盾由来已久,其实就是互相不服气,没有什么利害冲突。今天的事情完全由于男性荷尔蒙太旺盛的缘故。

    烟卷拼命地跑着,他不敢停下来,他只有一个念头,逃命。人在危急的时候可以爆发超越自己的能力,他奇怪自己怎么能跑这么快,他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着他。他有些后悔自己做事孟浪,没有考虑清楚就...他完全可以姿态高一点,带着惹事的几个小子去找杨军道歉,他当时会虚情假意地骂几个小子不懂事,怎么能跟自己哥们打架呢,杨军肯定不会动手的。还可以找人在中间调停,子汐就行,杨军不能驳子汐的面子......唉,晚了,怪我当时太冲动,害得弟兄们挨打,这回面栽大了,以后还怎么混啊...

    烟卷边跑边想,不知不觉跑出来几十里。他回头看看后边,哪里还有杨军的影子,腿一软,瘫倒在地上,跟着他的那位还没追上他就瘫软在一个土丘子旁,就像一摊剔了骨头的肉。

    杨军耷拉着脑袋往回走。

    全连男男女女都在操场上看到了这残忍的一幕。他们议论纷纷。连长急得直跺脚。杨军下意识地扔掉棍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走回宿舍。

    事后统计,一人骨折,一人开瓢,七八人鼻青脸肿,二人失踪。杨军坐在连长的对面,头耷拉在胸脯上,完全没有了打人时的威风。

    连长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你说,究竟为什么,今天你不说清楚老子让你在禁闭室过年!”

    杨军依然耷拉着头,脑子里一片空白,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他原本就是想教训一下烟卷一伙,没想到... 他庆幸没有追上烟卷,不然的话,以他当时的冲动,说不定会闹出人命。尽管有些后悔,但是嘴上不能服软,“他们先欺负我们东洲兵了,我看不下去才动手的。”

    “什么他妈你们我们的,都是老子的兵,分什么你我。”

    连长把桌子拍得山响,冲外面大喊“二排长!”“到”二排长应声进屋。连长一指杨军,“先关禁闭,给他几张纸,让他写检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探视。立即执行!”

    二排长带着几个战士把杨军押走了。连长又把二排长叫过来吩咐,派几个人去找烟卷,无论如何要把他们找到。

    几天以后烟卷他们两个回来了,立即被叫到连部。连长在简单询问了情况以后,同样要求烟卷写出事情经过,等候处理。

    烟卷他们两个那天根本不敢回来,只好去了海西兵最多的五连。海西的哥们把他们安顿下来以后四处打听,两天时间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商量准备几天后的晚上纠集人马杀奔9连,替烟卷他们海西兵报仇。

    没有不透风的墙,正在他们准备实施计划的时候,5连长把他们连的海西头头叫去训了一顿,并且命令烟卷立即回连。在向团部汇报的同时把这件事情向9连做了通报。

    烟卷回来了,事情并没有结束,尽管杨军已经和烟卷他们道过歉,海西人并不服气。

    团政治处通报批评了杨军等七个人。表面上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一场大战却默默潜伏着。

    年前杨军等十几个人要去探亲,九连的海西兵把这个信息传达给五连,而探亲必须经过团部并且需要住一宿,五连离团部很近,这是个绝好的机会,海西人进行了大量的准备。

    战争在悄悄走近,瑟瑟寒风吹来血腥气味。

    杨军知道海西人并没有像表面那样善罢甘休,他们肯定会进行疯狂地报复。所以他把探亲的消息通知了在团部附近的东洲人,东洲在团部的战友们没让他们在团部招待所住,而是把他们分散在各个单位。

    夜晚,五连的海西兵悄悄向团部招待所聚集,他们手握棍棒等打架工具围住了招待所,突然,数道刺眼地汽车灯光射向他们,随之而来听到喊话,“所有人请注意,团长命令你们,立即返回连队待命,违抗者后果自负。”几辆大卡车上下来全副武装的战备值班连的战士开始围捕行动,海西兵一哄而散。

    原来有人向团部报告了海西兵的动向,值班参谋不敢做主,立即请示团长。团长当即命令战备值班连队到团部待命,如发现有人聚集驱散即可,尽量不要抓人。有不听劝告者可以抓捕,但是不要激化矛盾。

    一场危机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人遗忘了。

    九连又恢复了往日的懒散,杨军和烟卷又称兄道弟了,子汐看着他们和好打心眼里高兴,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哪不对劲。

    究竟是哪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8-30 15:44:03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连队打群架,都是一些鸡毛小事,互相不服,引起争斗,而后败者邀好友(或一帮哥们)再战,对方也有一伙人应战,这样就是打群架,当时伤亡不说,还会结下冤仇,互相报复,后果很严重。其实没啥原因,男性荷尔蒙过剩,都是所谓“英雄情结”闹的。我也写了一篇《掏窝战》,都属打群架性质,只不过这次是有组织,讲战术的一例,当时很英勇,回头看都是笑谈。
西山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8-30 21:20:28 |显示全部楼层
西山咀 发表于 2014-8-30 15:44
当年连队打群架,都是一些鸡毛小事,互相不服,引起争斗,而后败者邀好友(或一帮哥们)再战,对方也 ...

西山咀战友你好,年轻人争强斗狠是天生的习性,现在看来有些不能理解。有时看动物世界,里面雄性动物为了争夺领地或配偶都会和同类进行打斗。我们当年也是如此,动物本性使然而。谢谢关注。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1-16 00:30 , Processed in 0.116874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