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23|回复: 16

夺权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2-22 23:48: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庄 于 2014-2-22 23:51 编辑


                            夺    权

    1971年冬,夜,内蒙建设兵团某部九连驻地,外面刮着白毛风。

    屋里烟雾腾腾挤满了人,浑黄的油灯把无精打采地人影贴在黄泥涂抹的墙壁上,每个男人手里都叼着一支烟,可谁都不觉得呛,因为会议内容太离谱了。

    指导员正在讲话,他说最近连里有一股歪风,某些臭味相投的人,经常在一起开黑会,发牢骚讲怪话,矛头直指连队党支部,并妄图夺权。指导员的话十分严厉,好像有充足的证据,大家都低着头,默默地思考,静观事态的发展,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的子汐他们这伙人。

    说到夺权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当初的二排长就是因为被安了一个夺权罪名而调离了岗位。现在又拿夺权说事,子汐倒是松了一口气,他不会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事情操心。

    刚到时对内蒙的冬天没有什么认识,当刺骨的寒风夹着黄沙把手、脚、脸都吹肿的时候,才彻底地粉碎了对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好憧憬。尽管今年的冬天做了各种防寒准备,子汐的手仍然冻得像胡萝卜,在外面根本不觉得冷,回到屋里胀痛的感觉无法忍受,只有把手放在凉水里才觉得舒服。脚也冻烂了,走路一瘸一拐的。所有人基本都是这个情况。但这比起精神折磨来还不算什么。因为艰苦,子汐和原来学校的一些人经常在一块闲聊,无非是回忆以前的一些事情,当然也免不了说几句框外的话,尤其是对文革的一些不满。年轻人在一起不会总是学马列,学毛选,讨论国家大事。这让一些人有机可乘,他们是百分百的好战分子,离开血腥他们无法生存,他们就是为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来的,他们的政治屠夫本性是与生俱来的。文革给了他们表演的最大空间,来到内蒙兵团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大家都很讨厌他们,满嘴的革命词汇,一句人话都不会讲。他们躲在背后,悄悄地积攒材料,说服指导员等连队领导,阶级斗争一刻也没有停止,资产阶级的代表们要夺权了。

    连队领导一开始还不相信,可在听取了他们数次充满蛊惑的汇报以后态度转变了,指导员相信在连队有一个资产阶级的地下司令部在活动,大有取代党支部的趋势。所以,指导员在他们的鼓动下决定反击,并向团党委做了汇报。

    团里听说九连发生如此重大事件,立即派赵团长亲自来九连了解处理。此刻,团长坐在桌子前,面无表情。

    指导员让大家揭发检举。马上有人发言,指名道姓、时间、地点、参加人数、说了什么甚至中间谁出去了几分几秒,一清二楚。所有人都惊呆了,子汐看着发言人手里的小本子后背直冒凉气,幸亏没有被揭发出对文革的议论,只是一些对连队的不满和牢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究竟是谁呢?肯定不是发言的人,他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他的这个小本子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这些人的手段太高明了,挨了黑枪还让你蒙在鼓里。

    发言人(我权且称其为发言人)和他的同伙是从某省城农村来的,他们大都是老三届高中生,有非常丰富的整人经验,文革中躲在阴暗的角落,伺机而动,像猎狗一样咬住猎物就不撒嘴,被咬者往往有口难辩。他们当人微笑,背后下套,子汐他们对这些情况根本不知道,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自然在所难免。

    子汐还在胡乱猜测,被人直呼大号叫了起来。指导员声严色厉地让子汐正面回答问题。子汐笑了,摇摇头,是谁对我们这么关心。其实子汐已经想好了对策。刚才这位仁兄说得时间地点什么的我不敢说不对,因为我记不住。马上遭到反驳,这是狡辩。子汐不慌不忙,请问,去年9月23日你在干嘛,对方张口结舌。你看,你自己也记不住嘛。指导员大声呵斥,交代实质问题!子汐依然反问,问题?什么叫问题?刚才揭发你们说得那些话。哦,我们当时说了很多话,有一些牢骚确实讲过,但是攻击党支部的话没有说过。也从来不想夺权,也没有这个资格,我们没有一个党员,怎么夺权?无中生有。你敢说你没有说过攻击的话?子汐斩钉截铁,没有!死不认账看你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还有人敢出来对质。

    子汐想错了,只见发言人用手一指,曹宝玉,你说!看来他们做了充分的准备。曹宝玉在学校时就是墙头草,哪边风硬哪边倒。子汐小看了他们的能量。

    曹宝玉低着头慢慢站起身,眼睛看着地下。你抬起头来!子汐大声说,男子汉敢说敢做,你告诉大家,我们有没有攻击党支部。

发言人冲着子汐,什么男子汉,这里都是无产阶级革命派闯将,你不要用江湖义气毒害人,这是严肃的阶级斗争,曹宝玉你揭发他们不要怕,有党给你做主。

    子汐豁出去了,用手一指发言人,你就是党?你连党员都不是,你也配!

    指导员也觉得自称是党有点过分,马上岔开话题,先让人把话说完,你那么怕听真话?

    子汐只好暂时闭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他个逑。

    揭发开始,无关紧要的子汐都承认了,像什么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一类的,这应该都属于发牢骚的范畴。但是说指导员连长没文化、瞎指挥、种地是劳民伤财子汐不承认。说他反对扎根边疆更不能承认。发言人骄横地瞪着子汐,你不承认不怕,曹宝玉就是证人!谁?曹宝玉。他揭发,他作证。子汐略一思索,冲着发言人,我也揭发你,刚才这些话都是你说的,昨天下午在厕所里,解完手你一边抖着老二一边说的。哄堂大笑...发言人气急败坏,子汐还跟了一句,我有好几个证人,扭脸问了一句,是吧?立刻有几个回声,是,没错。看,子汐冲着指导员摊开双手,我说得没错。指导员气得拿手指点着子汐,你、你、你,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冷场了,正在这时团长发话了,你们还有的说吗,指导员看着团长,不知团长在说谁。团长笑了笑,会开的时间也不短了,大家先休息一下,把这个屋里的烟气往外放放,十五分钟以后回来咱们接着开。

    大家都出去了,指导员也要走,团长一声断喝,你去哪,站住,指导员为难地,我也出去方便一下。把门关上,团长命令的口气不容置疑。你把我的兵都带成这样?指导员赶紧检讨,这都是我们平时不注意战士的思想动态。团长摆摆手,你看看你们连,什么风气,好好的战士怎么都分成两派了?你平时就靠着小汇报掌握部队?我今天不在的话你怎么收场?你们在吵吵下去我就拍桌子了。还夺权,你他妈以为你那个权谁都喜欢?我告诉你,能在你们这个最艰苦的连队坚持下来都是好样的,发两句牢骚怎么了,批评你两句怎么了,你工作十全十美了?你老虎屁股摸不得了?你看看你的战士们有多少冻了手脚,刚才这个叫子汐的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你怎么不把心思用在这上头?我下次来再有冻伤的,我罚你在外面站俩小时,指导员笔直地站在团长面前大气不敢出,脑门上沁出细碎的汗珠。团长继续道,一会我做开会总结你就不要发言了。是!

    继续开会,大家都期待地看着团长发言,我就谈三点,一,你们来到兵团就是战士了,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派,现在不要分派,什么造反派革命派都不是,你们就是兵团战士,要团结,要互相尊重,不要把地方的不好风气带到兵团来。再就是刚才你们有些人说的夺权问题,我现在代表团党委表态,这是不可能的,这里是部队,你们连队领导的任免要由团党委说了算,以后这个说法不要再提。子汐他们不知如何是好,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

    团长用手往下压了压,继续道,三就是发牢骚的问题,这其实不是问题,既然有战士提出来,我就说说,你们这个连队驻地很艰苦,以前没有人家,确实不是人住的地方,怎么办,上级命令驻防,作为军人就要服从。你们现在还很年轻,遇事不过脑子,发发牢骚可以理解。我们以前打仗,武器不如日本鬼子的好,也发牢骚,在朝鲜和美国鬼子打,他们的武器更先进,我们还发牢骚,但是,我们照样打赢了,为什么?发牢骚不可怕,可我们要有坚定的信念,必胜的信念,有压倒敌人而不被敌人压倒的英雄气概。你们就有这股气概,我看到你们很多人冻坏了手脚,但是你们没有因此而后退一步,仍然坚守在这块阵地上,作为你们的团长,我为有你们这样的战士而感到光荣,感到骄傲!应该向你们致敬。团长站起身,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哗--掌声、欢呼声划破夜空。

    第二天上午,团长要走了,吉普车前围满了战士,大家依依不舍,特别是子汐,拉着团长的手不愿松开。发言人一帮站在稍远的地方瞭望着,他们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团长怎么会给这帮捣乱分子撑腰。

曹宝玉要调走了,这是子汐在团长找他谈话时替他求的情,当时团长很奇怪,他打你的小报告,你怎么还...?子汐说,曹宝玉是上了别人的当,他现在肯定非常后悔,他现在的思想压力太大了,换个环境对他将来有好处。团长很欣赏子汐的胸怀,破例答应下来。

    曹宝玉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子汐把他请来,曹流着眼泪请求子汐原谅,子汐很大度的说,我早就原谅你了,重要的是你要原谅自己,不然的话,你将永远生活在这个阴影里。曹宝玉感激地说不出话来。

    隔了一段时间,指导员也调走了,又隔了一段时间,发言人也调走了,后来听说副统帅也出走了...

    九连依然静静地走着自己的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23 05:53:38 |显示全部楼层
九连依然静静地走着自己的路”,结尾没用句号。说明路还长着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23 07:57:59 |显示全部楼层
好!团长就是团长!是真正的解放军首长!向他致敬!能在那样的地方扎下去、兵团战土万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2-23 21:39:21 |显示全部楼层
冯桐 发表于 2014-2-23 05:53
“九连依然静静地走着自己的路”,结尾没用句号。说明路还长着呢。

冯桐战友说得对,当时的路确实看不到希望没有终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2-23 21:42:54 |显示全部楼层
乌兰木头虎 发表于 2014-2-23 07:57
好!团长就是团长!是真正的解放军首长!向他致敬!能在那样的地方扎下去、兵团战土万岁!……:victory ...

赵团长和别的干部不一样,他专为战士做主。我们都很怀念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2-24 22:17:16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年代也有正派人,也有正派首长。写出这个非常重要。简直就是文学永恒的主题了。邪恶不是全能的,所以在任何时候都会有不一样的人和事,自己永远需要为自己的作为负责,不能推给时代。大庄的立意很可能取材于真实的事件,写出来很好。
点击这里:自己的图与文请来“自己的图与文”写作和贴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25 08:28:09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团长”在兵团有不少,非常赞赏!
这种“政委”、“指导员”式的极左政工干部也太多了,他们“执著”的干了太多“迫害”知青的倒行逆施的“故事”!
所以,当年我们曾普遍认为“兵团里真懂政治的倒是军事干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2-25 15:02:55 |显示全部楼层
xiaodi 发表于 2014-2-24 22:17
非常年代也有正派人,也有正派首长。写出这个非常重要。简直就是文学永恒的主题了。邪恶不是全能的,所以在 ...

小棣你好,这确是一个真实事件,我不过是整理加工了一下,名字不想用真的,给他们留点面子。但团长就姓赵,叫赵树农。
   兵团是一个多面体,我有时写起来也很困惑,似是而非的东西很多,现在我想明白了,我们应该把她原汁原味的留给后人,也是对我们青春的祭奠。
   我今天再发一个,跟这个正相反,请指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2-25 15:11:21 |显示全部楼层
世弘 发表于 2014-2-25 08:28
这种“团长”在兵团有不少,非常赞赏!
这种“政委”、“指导员”式的极左政工干部也太多了,他们“执著” ...

世弘战友你好。当时的政工干部都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他们有很多是被动执行者,可有些人不一样,他们以此为生,是天生的斗士,离开争斗他们无所适从。
   谢谢关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25 15:47:20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

真正的军人,我们的好团长,战士的贴心人!

谢大庄战友!马年愉快健康!

搬青岛知青网啦--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1-16 00:28 , Processed in 0.132914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