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xiaodi

曾先生请名医谢君楚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28 17:27:29 |显示全部楼层
xiaodi 发表于 2014-2-27 14:08
谢谢千山!
在可怜人中曾先生最可怜,我是不是写出来了?

很好,有许多话要说,容我好好想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3-7 10:09:37 |显示全部楼层
xiaodi 发表于 2014-2-27 14:08
谢谢千山!
在可怜人中曾先生最可怜,我是不是写出来了?

终于从差点赶上昆明火车站惨案的惊恐中回过神来,俺可以集中精力品味小棣的这篇小说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3-7 11:36: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万水 于 2014-3-7 12:08 编辑
xiaodi 发表于 2014-2-27 14:08
谢谢千山!
在可怜人中曾先生最可怜,我是不是写出来了?

基本上写出来了,唤起了俺的许多深层回忆和思考。

改革开放以来,只要不存偏见,所有人大概都能注意到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凡是随国民党一起撤退到台湾去的高官,大地主大资本家,甚至有血债的那些人,哪个不是衣锦还乡,被大陆奉为贵宾?而他们留在大陆的那些同僚或者旗鼓相当的人则惨透了,许多人早已命丧黄泉。

不少人喜欢用一句冠冕堂皇的政治套话概括上述现象:当时整他们是正确的,现在欢迎他们也是正确的,十足一副庸俗的实用主义腔调。仅仅是普通百姓这样看也就罢了,如果官方也这样看问题,就实在太可悲了。而小棣的小说深刻就深刻在,用大量触目惊心的事实和犀利的现实主义笔触揭示了这一切的虚伪性和欺骗性。惊世骇俗,振聋发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3-7 12:08: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万水 于 2014-3-7 12:48 编辑
千山万水 发表于 2014-3-7 11:36
基本上写出来了,唤起了俺的许多深层回忆和思考。

改革开放以来,只要不存偏见,所有人大概都能注意到 ...

俺之所以感触良多,还因为曾先生的悲惨遭遇与俺父亲相仿佛。以父亲的社会地位以及在国民党中的官职(具体做过什么这里不详述,留着回忆录中写),选择去台湾本来应该是件极为顺理成章的事可是他偏偏不偏偏选择了留在大陆,因为他不喜欢自己所在的国民党,却偏偏相信共产党。

俺印象最深刻的有这样一件事。似乎从上个世纪50年代末开始,他就开始学习《毛泽东选集》了,还勾勾画画的,认真虔诚之极,就差在阅读前沐浴焚香了。俺总猜度,他会不会是大陆学《毛选》的第一人,比林彪雷锋还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3-7 12:34: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万水 于 2014-3-7 12:46 编辑
千山万水 发表于 2014-3-7 12:08
俺之所以感触良多,还因为曾先生的悲惨遭遇与俺父亲相仿佛。以父亲的社会地位以及在国民党中的官职(具体 ...

不仅如此。

俺有5位异母哥哥,除了一个留在老家务农照顾办私塾,曾经是晚清秀才的爷爷以外,其余的全部参加了革命。在倍受父亲“反革命历史”影响的前提下,大哥做到了11级干部,三哥文革前是某地级市正局级干部,四哥五哥都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其中,四哥在朝鲜战场失踪前大约相当于中尉军医,五哥50年代初就是少尉,因为受父亲影响,文革前官升到正团就永远止步了。

所以,俺家既是“历史反革命”,又是“光荣军属”,却从没有像别家那样在门楣上挂过“光荣军属”的红牌牌,俺始终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要知道,在那样一个多年极左的年代,在这样一个家庭里,虽然可能起不了太大作用,这不起眼的小牌牌毕竟算是个遮风挡雨的护身符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3-7 15:24: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万水 于 2014-3-7 15:47 编辑
千山万水 发表于 2014-3-7 12:34
不仅如此。

俺有5位异母哥哥,除了一个留在老家务农照顾办私塾,曾经是晚清秀才的爷爷以外,其余的全部 ...

还可以举许多例子,就说这些吧。

提几点参考意见。

一、既然是作为对比,小说不妨设计成曾先生有去台湾的足够理由和充分条件,却像俺父亲那样出于某种幻想,毅然地选择了留下,待幻梦一一被冷酷的现实击得粉碎后,可怜和悲剧色彩就大大地突出出来了。

二、在小说中,曾先生的底色是老好人,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一贯逆来顺受。虽然中国的大多数老百姓都是这样的,有充分的生活依据,后来的结局却因此缺乏了视觉冲击力。

大哥性格耿直,先是背叛家庭投奔了共产党,后来因为相信m“给党提意见”的鬼话,打成右派,开除党籍,由11级降为13级。因为有才,是清华大学和西南联大的高才生(都是半工半读上完的),在香港做过地下工作,在青年远征军里当过翻译官,是中国的翻译家(笔名“李活”),所以没有下去劳改,而是留在北京编译局“劳动改造”。后来平反,他都不愿意恢复党籍了。

假如其它重要情节都不变,曾先生的性格也类似这样刚烈,小说的悲剧意味会不会更浓些?

三、大哥进城以后在北京公安局,是第一任局长罗瑞卿的得力干将,关系非同一般。即便如此,他在落难时却从来没求过罗,一来因为瞎清高,二来是怕连累罗瑞卿。即便如此,罗也没有逃脱与他双双被整的悲惨命运。而曾先生却处处唯唯诺诺,喜欢攀附不说,人家赏个芝麻绿豆官还颇为志得意满,很没有气节,有点“小人得志”的感觉,也在无形中冲淡了小说的悲剧力量。

呵呵,纯属一派胡言,仅供小棣参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3-7 17:42:59 |显示全部楼层
千山万水 发表于 2014-3-7 15:24
还可以举许多例子,就说这些吧。

提几点参考意见。

谢谢千山认真评论!如果有修改那天,一定考虑你的建议!取材于基本真实的见闻,除一双孙女为虚构。有一天做了个梦,忽然就写出来。

千山是看懂了我的想法。一个毫无攻击性的人,就那么活着。想起他聊以自慰的自欺,特别心酸。想起劝哭,也撕心裂肺。都不是政治却很政治。总感觉很多事情不用虚构胜于虚构。这篇,当然还是虚构了一部分。

再谢千山!
点击这里:自己的图与文请来“自己的图与文”写作和贴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3-7 17:50: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di 于 2014-3-7 18:08 编辑
千山万水 发表于 2014-3-7 15:24
还可以举许多例子,就说这些吧。

提几点参考意见。


而曾先生却处处唯唯诺诺,喜欢攀附不说,人家赏个芝麻绿豆官还颇为志得意满,很没有气节,有点“小人得志”的感觉,也在无形中冲淡了小说的悲剧力量。

千山,谢谢你。我写的就是这个悲惨的人的悲惨。素材是真实的。这个人请不了谢大夫那样的大夫,只能破费请客。但是谢大夫的药曾的级别又拿不到,也是白请。谢大夫的方法是劝哭而已。为了面子,曾先生只能说有地位高的人帮助他买到了药,夫人好转。苦也只好自吞。

如果没有生活,还真虚构不出来。无限感伤托一篇“小说”寄托。曾先生是可怜的。
点击这里:自己的图与文请来“自己的图与文”写作和贴图!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内蒙古兵团战友.

GMT+8, 2019-11-16 00:28 , Processed in 0.12028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